【APH】单身派对(上)

怕实习前写不完赶不上弗朗生日,先发一点


==============================================


单身派对

 

 

×APH同人/西仏向

×2014弗朗西斯生贺

×Written By 墨冉千汐

 

 

他把水龙头拧了三下,从不锈钢嘴里流出来的水滴流得缓慢多了,可还是有一滴接在上一滴后面晃悠悠地凝聚起来,赶在下一滴出现之前“啪嗒”一声落在水池里。漏水是个麻烦的问题,何况这还是新房子,他也许该为此给房屋中介打个电话。开水壶在他身后嘶哑地尖叫起来,他赶忙转身关掉了火,等着里面沸腾的开水安静下来;另一边的桌上杯子已经准备好了,杯口搁着的纸漏斗里放着别人刚送的咖啡粉,电扇在它们上方呼哧呼哧地转着,把咖啡的苦香和新房装修后的甲醛味一齐扫到他脸上。邻居使用割草机的声音从窗外传进来。他把热水倒进两只杯子里,黑褐色的液体很快从崭新的白色器皿中升起,他开始回想这套杯子是谁的礼物。

 

把咖啡端出去之前他没有忘记扔掉用过的漏斗,推开卧室门的时候他才发现手指上沾了咖啡渣,但是他腾不出手弄掉。割草机的声音停了,安东尼奥坐在房间的地毯上抬起头来看他。 

 

“小心点儿,”他把其中一个杯子递过去,“还很烫。这杯放了三块糖。” 

 

“谢啦,你可真贴心。”安东尼奥笑嘻嘻地接过,小心翼翼地用拇指和食指捏住那昂贵瓷器托盘,像个笨拙的中学生。弗朗西斯并没有喝他自己的那一杯咖啡,只是目不转睛地瞧着安东尼奥的动作,脸上的表情很难形容。

 

“你不该出现在这儿的,”房主人斜睨着他的不速之客,“不该在这个时候。你干嘛现在跑来我这里?”

 

“我想来,所以就来了,”安东尼奥耸耸肩,语气里听不出一点儿不自在,“何况我本来以为会有一个派对的。”

 

“什么派对?”

 

“让我提醒你一下,弗朗西斯·波诺伏瓦先生——你明天结婚。”

 

弗朗西斯像是这才明白安东尼奥所指何意,恍然大悟和百无聊赖的神情在他的脸上交错出现:

 

“哦,你说单身派对。我没有准备……我不打算搞这个。”

 

“天哪弗朗吉,今天可是你作为一个单身汉的临终日,等到明天你就要永久地离开逍遥快活的一人生活、做个被拴住的好丈夫啦!”

 

“用不找你来提醒,讨厌鬼。”弗朗西斯对他的用词感到很好笑,原本硬邦邦的回答由于他咧开的嘴角而变回老朋友之间那种轻柔的调侃。他们一个站着,一个坐着,手里的咖啡冒着热气,他们自己则很快就和以前一样兴高采烈地扯起闲话来。一个荤段子带来的嬉笑之后,安东尼奥从地毯上爬起来,拍拍已经起了皱的裤子,突然极其认真地把话题重新拉回开头的地方:

 

“我还是觉得该有个派对。”

 

“现在?就我们两个?”

 

“就我们两个。”

 

“你是在开玩笑,”弗朗西斯摆摆手,“我什么都还没准备——”

 

“用不着!”安东尼奥难得强硬地打断他;西班牙人歪着脑袋,让自己的视线从柔软的刘海下穿过再投射到弗朗西斯脸上,这举动令他看上去像是在发窘,又或是有点犹疑不定。

 

“用不着,”安东尼奥说,“我们现在就走。”

 

弗朗西斯在对方坚定的绿眼睛面前沉默着,不知道该不该答应这个没头没脑的疯狂主意。他脑子里堆积了许多事情,它们从大脑里的那个显示屏上面争先恐后地掠过,贴着“打扫”、“请柬”、“冷盘”、“扎花”、“结婚蛋糕”等等各式各样的标签,目不暇接;可与此同时,和老朋友共度时光的那种强烈的愿望也在他脑中萦绕不去,像从奔腾不息的思绪河流里猝不及防露出棱角的礁石。

 

不应该去。弗朗西斯默默地想道,客房还没收拾好,如果贝拉看到一定会非常不高兴;他也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向酒店最后一次确认明天的时间表,在此之前还得去取之前送去干洗的结婚礼服……他有太多繁琐的、迫在眉睫的事情要做,他不应该去。

 

 

十分钟以后,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并肩站在十字路口等红灯;前者忍不住开始思索自己的决断力在这种时候为何总是显得毫无意义。

 

通行指示灯亮了,安东尼奥率先迈出步子,弗朗西斯跟在他后面,瞧着他背上那个看起来颇为眼熟的旅行包:款式挺像是安东尼奥高中时背的那个。不过那时候他的包总是鼓鼓囊囊的——自然不是装的课本,而是你所能想到的各种各样的零食;起先弗朗西斯还略感滑稽,等到高二,他哪怕是从里头掏出一盒寿司来弗朗西斯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奇怪了。

 

“现在我们要去哪儿?”弗朗西斯问道,依旧盯着眼前的背包,直到它的主人转过身来冲他咧开一口白牙。

 

“不知道,”安东尼奥回答,“我也没什么主意。”

 

他们总是没什么主意。几乎一切行动的开端都是心血来潮和一时冲动,一个纸条就让他们逃课翻墙去看球赛,或是半夜开叔叔的车去城郊露营。“没有计划是最好的计划,你永远不知道接下来要干什么蠢事儿,也不知道它算不算蠢。”

 

弗朗西斯不总是想干蠢事儿的,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他们了。所以他很认真地对安东尼奥提出,首先他们该决定要做什么。

 

“或许我们可以去野餐?带自助烧烤的那种。”

 

“你应该早点提出来,现在我可不想折回去开车。”

 

“那么……去看电影怎么样?”

 

“最近没有可以不让你在电影院里睡着的片子。”弗朗西斯顿了一下,低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来,“说真的,安东尼奥,你究竟想干嘛?”

 

安东尼奥看着他慢吞吞点烟的样子,好一会儿才说:

 

“我只是想跟你出来走走,弗朗吉。”

 

“那就走走。”弗朗西斯缓缓吐出一口烟,灰白色的气体像屏障一样阻隔在他们俩之间,很快又不动声色地消散了。


他们步行穿过两个街区,走得后颈出汗,也许他们该放慢点儿步子,可安东尼奥自嘲地表示这是社会人长期缺乏锻炼的结果。“我们上高中那会儿,”他停下来喘着气等弗朗西斯跟上来,“这点儿路根本不算什么,是不是?”

 

弗朗西斯记得那个时候安东尼奥和基尔伯特都加入了学校的橄榄球队,所有的队员都觊觎着那个迷人的四分卫位置,所以每个人都不敢松懈,每天训练的跑动量足够把刚才的路走七八遍。两个男孩儿穿着笨重的防具在烈日下像两头筋疲力竭的牛一样呼哧呼哧地跑着圈,弗朗西斯则拎着一瓶冰矿泉水躲在看台的阴影里,瞧着他们俩一次又一次从他面前经过。

 

“加把劲儿,小伙子们,为了我校的荣耀!”弗朗西斯学着教练的腔调朝跑道上的两人嚷嚷,被更响亮的咆哮声顶回来:

 

“滚回你的话剧社排练去!不然我保证去罗德里赫那儿揭发你,说你根本——一点儿也——没生病!!!!”安东尼奥呲了呲牙,而基尔伯特连冲他竖中指的力气都没有了。弗朗西斯笑眯眯地在看台上一直坐到他们训练结束,手里的冰水都变成了温水。

 

“基尔听到伊丽莎白在场外等他,溜得比兔子还快……”安东尼奥一边取笑同伴,一边撩起背心的下摆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弗朗西斯的视线朝下飞快地扫了一圈,若无其事地把水递过去,看着安东尼奥毫不犹豫地拧开盖子灌了一口,不知道是汗水还是矿泉水一股股地顺着他的脖子淌下去。弗朗西斯觉得自己又开始口渴了。

 

“那个时候的你确实似乎要更强壮一点儿。我猜你现在该有点肚腩了。”弗朗西斯比对着回忆里的安东尼奥对眼前的人说道,引得后者一阵发笑:

 

“胡扯,我看你才是哩!”

 

弗朗西斯不置可否地撇嘴,继续朝前迈开步子。


评论(3)
热度(25)
  1. Downey夫人二千块一碗狗血。 转载了此文字
    都要结婚了出来走走意图真的好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