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N】Fade Away 02【SD】

我觉得我要写成兄弟粮食文了…………

前文点我

===============================================


02.

 

Dean的来电一点儿也没能给事情带来转机,反倒成为压在Sam身上的一块新的巨石。正如他自己说的那样,Sam依旧寻不到一点儿他的踪迹;然而相比之前的搜索,这段日子对Sam来说比任何时候都令人煎熬,因为他总算清楚地了解到Dean压根儿不想让他找到。时间仿佛退回到几个月前,Winchester家的长子拼命地躲着他的弟弟,宁愿把自己交给地狱之王派遣也不愿意见他一面。当然,那个时候Dean还是个恶魔,而现在Sam完全不知道他是什么、或者将要变成什么。一切变得更加毫无头绪。

 

Sam在Dean消失的第八十个夜晚又做了噩梦:他看见他的兄长变成了一尊毫无生气的雕塑,当Sam的手指触碰到那大理石一般光滑冰冷的表面时,他就立刻化为了齑粉。最后,在八十一个清晨,Sam的意识从噩梦的深渊重新回到现实世界中时,他决定让自己的生活回到正轨。

 

——至少,假装回到正轨。

 

过了两天,Sam带着一些刚整理出的报道资料,开车前往威斯康辛州去调查一个诡异的连环失踪案。他对菲其堡这个地方有印象:那是在他们才刚刚为寻找父亲而重新一同猎魔没多久的时候,父亲把这个镇的地址留给了他们,而最终他们一起处理掉了那个数年前父亲没能逮住的阿尔巴尼亚女巫(*S01E18)。他记得那个自愿当诱饵的勇敢男孩儿,也记得那孩子质问Dean是否会为弟弟做任何事而Dean毫不犹豫地肯定,那使他的心不明所以地猛然收紧了一下。

 

距离女巫事件已经过去了近十年,他不知道Michael和他的弟弟Asher如今过得怎样。这种好奇心驱使他开车停在了那件熟悉的汽车旅馆前:相隔数年,那里并没有太大变化,只有外墙有重新粉刷过的痕迹,招牌上用来标注“有空房”的霓虹灯换成了蓝色;门廊里栓了一只狗,在Sam下车后没精打采地对着他吠了两声就不动了。

 

Sam在午后的刺眼眼光中推开有些掉漆的前门,瞧见柜台后的阴影里坐着一个短发青年,正把脚搁在柜台上戴着耳机摇头晃脑,手里还拿着半个没吃完的玉米卷;阳光照亮了他鼻梁上一小片淡淡的雀斑和沾着烧烤酱的嘴唇,那些在光线中上下飞舞的细小灰尘软绵绵地粘到他皮夹克外套的领子上。恍然间,Sam还以为自己看见了20岁的Dean——不过很显然,20岁的Dean绝不可能会哼Eminem的歌,也不会穿印了“MUSE”字样的T恤;他只会在开车开得高兴时用无比跑调的嗓音嚎几句《Sad But True》的副歌,而Sam会在“I'm your eyes while you're away”之前愤怒地制止他。

 

回忆令Sam不禁莞尔;他努力摆正脸色,用力敲了敲柜台,这才让青年从音乐里回过神来,慌慌张张地摘下耳机抬头看了一眼。Sam其实不确定眼前这个人是不是Micheal,毕竟他们有近十年未见,而儿童的成长程度永远超出人的想象;不过当对方因看清他的长相而整个人僵住之后,Sam几乎立刻肯定这就是当年的孩子,并且(很不幸的是)他显然还记得Sam。

 

Sam不知道“嘿Micheal好久不见我是Sam”算不算是个好的开场白,不过Micheal的脸在他短短一句话的期间变换了无数种难以揣测的表情,最后固定在一种他打小就有的、与年龄不符的深沉上。

 

“我记得你,虽然你比以前老了。”他说,“我猜你不是专程为了看望我才来这儿的。”

 

Sam颇为无奈地笑了一下:“确实不是。”

 

“……这么说最近发生的那些失踪案跟人口买卖组织或者变态杀人狂没什么关系咯?”

 

“你知道这些事?”

 

“这不是个很大的镇子,”Micheal耸肩的样子和小时候有些相像,“三个人不见了,人们都在谈论,但警方只说他们已经掌握了嫌疑人的情况,可我们都知道这等同于他们什么也没查出来。那群家伙……他们根本搞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儿,不是吗?” 

 

“嗯,我猜……”

 

“不,不用告诉我。”Micheal迅速打断了Sam的话,面无表情地打开登记册推到Sam面前。

 

“一间双人房?”

 

“不,”Sam觉得自己的声音突然变沙哑了,便缓缓地清了清嗓子,“我要单人间。”

 

Micheal一声不吭地接过Sam的信用卡,意料之外地对他的形单影只没有发表任何意见。Sam趁着他登记的时候四下环顾了一圈,并没有看见其他人的身影。现在是淡季,并没有太多客人光顾这个小镇的旅馆,偌大的空间显得空空荡荡,像是只有这男孩孤身一人。

 

“你妈妈呢?还有Asher?”

 

Micheal的手僵住了,只简短地嘟囔了一句“他们不在”便把房间钥匙塞进了Sam手里。Sam没有错过他脸上闪过的转瞬即逝的痛苦神色,这让他没有立即转身离开前台,而是伸出手去轻轻地搭在了对方的肩膀上:

 

“喂,Micheal,发生了什么事儿?”

 

男孩倔强地垂着他的脑袋;过了一小会儿,他像Dean犹豫时常做的那样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终于肯抬起头来用那双忧愁的蓝灰色眼睛同Sam对视。

 

“她死了。”

 

“什么……?”Sam以为自己听错了,可那几个词就那么坦然而清晰地放在他面前。Michea努力使自己的声音保持平稳:

 

“我妈妈她得了肺炎——当然,不是什么女巫的作用,这次是真正的肺炎。她太努力工作,后来那病恶化导致心脏衰竭……就在一年前。”

 

“我很抱歉。”

 

Micheal讽刺地发出一个像是笑声的鼻音。

 

“你知道吗,她去世前三个月Asher还在跟她吵架,说他根本不想继承所谓‘家族事业’,根本不想接手这间旅店,他想要辍学去组建乐队。‘我想过自己的生活,’他说,‘我不想永远都困在这样的日子里!’妈妈当然不同意,他就自己一个人偷偷溜走了,跟他那群玩音乐的朋友们坐上了夜间大巴,一点儿也没留恋。……你不能想象妈妈有多伤心,这家伙竟然为了那什么乱七八糟的美国偶像梦抛弃了他的家人!”

 

Sam觉得喉头发紧,可Micheal似乎太久没对人说起这些,倾诉的闸口一旦打开就难以遏止:

 

“我给他打电话、给他留言,或许有上百条,可一条回复都没收到。有那么一段时间我甚至以为他死了,害怕哪天会在报纸上看到他的认尸报告。等到他终于收到消息赶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妈妈的葬礼上了。我以为我会第一时间照着他的脸结结实实地来上一拳,但我没有——我只是抓着他的肩膀告诉他,现在我们只剩下对方了,我们得一起过下去。……你猜怎么着?Asher拒绝了我。我天杀的弟弟竟然告诉我他不能放弃他的事业,说他要为了我们、为了妈妈混出一番名堂来。——可他甚至都还没成年!”

 

“你一定很辛苦。”Sam干巴巴地说道,Dean盈满担忧和失望的绿眼睛在他的眼前反复掠过,门廊里昏黄的灯光似乎还映照在他的瞳仁里。“如果说你有点儿怨恨你弟弟,我也不会为此而责怪你的。”

 

“辛苦?谁说不是呢……但怨恨?不,我不怨恨他,虽然他是个小混球儿……我只是希望,”Micheal紧紧地抿了一下嘴唇,“我只是希望他能明白我们是彼此唯一的家人。”

 

Sam拍了拍男孩儿绷直的背:“他会明白的,毕竟他有你这么好的一个哥哥。”

 

“可不是,做哥哥的责任就是照顾弟弟,对吗?”

 

Sam的心再次为这句话而感到针扎一般的刺痛;他紧握着拳头,钥匙上号牌的棱角理应会狠狠硌痛他的手掌,可他竟麻木得丝毫未曾察觉。“我宁愿你不要。”他没有对着Micheal,而是对着心里的某个人默念,“我宁愿你没有这种责任。”

 

“Sam?你还好吗?”

 

“哦,没什么……”Sam这才意识到自己正像个傻瓜一样杵在别人面前发呆,“我只是在想,Dean应该也会很赞成你的说法。”

 

“Dean?那是谁?”

 

Sam扬了扬眉毛。“你在开玩笑吗,Micheal,你记得我却不记得我哥哥Dean?毕竟他跟你交流得可要更密切些。”

 

然而Micheal眼里的困惑看上去并不像是装出来的。他很认真地回忆了一下,然后轻描淡写地回答道:“似乎是有个跟你一起的人……过去太久了,我可能记不太清了,况且那也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回忆。”

 

他说得倒也在理,Sam于是没有多问,只是在道别之前他眼尖地瞥见柜台旁的储物柜上贴着两张照片,铜版纸质像是从杂志上剪下来的,里头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在耀眼的聚光灯中大汗淋漓地对着话筒唱歌;在下一个转过脸朝着镜头的画面里,他有着和Micheal极为相似的眼睛。

 

“那是Asher参加美国之声的现场照片……他运气不好没能进决赛,但杂志上说他前途无量。”Micheal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的脸颊,即便是垂下眼帘也无法掩饰Micheal眼睛里那难以抹去的骄傲之情。“前途无量”这个词在Sam的脑海中转了一圈,逐渐变为了Dean带着醉意的一声得意的高喊:

 

“我弟弟Sam,他可是斯坦福的高材生,所有人都说他前途无量!他可是考了……多少分来着?我不太擅长记数字,我不是什么法学院的怪胎……哦,闭嘴!总之,你们这群蠢货听到了吗,前——途——无——量!别不相信,看看他的样子你们就知道了,这世界上再没有第二个这么棒的弟弟!”

 

“呃,Dean,快从吧台上下来……”

 

“哎哟,就是他,我的Sammy!嘿!”

 

Sam摇了摇头,把有关于他24岁生日那天在酒吧里的混乱记忆塞回他的脑袋深处。他看着那张明显被取下来很多次、边角都已经开始蜷曲的照片,思忖着问了Micheal最后一个问题:

 

“你会为他骄傲吗?”

 

“当然!这还用得着问吗?”

 

“可他……他离开了,他让你失望了。”

 

“嗯,你说得对……”Micheal的语气有点儿沮丧,却依然坚定不移,仿佛他将要说的话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可他是我独一无二的弟弟,我永远都会为他骄傲。”

 

Dean醉醺醺的脸再次从Sam的眼前一闪而过,看上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神采飞扬。

 

 (TBC)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