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写不好说明读书少

 


“怎么特么又要开会?” 

 

“庆祝复联2上映,高能预警你晓得伐?” 

 

“……明白。” 

 

Sherlock Holmes站在讲台上拍了拍桌子示意大家肃静。在他那一头卷发上方,“第X+1届Slash Fiction研讨大会”的横幅依旧歪歪扭扭地挂着,和之前的那幅看上去没什么两样。 

 

Tony Stark见到Sherlock不禁皱了皱眉:“这次怎么是你来当主持人?” 

 

“当然是因为在这屋子里的所有生物中我的智商和分析能力占有相当显著并且不可否认的优势——” 

 

“因为他闲,”Bilbo打断他说,“反正Moffat 写剧本的效率堪比克瑞尔星的阿兹歌德人,在他的世界里圣诞节跟奥运会一样,四年一次。”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语气似乎有点恼怒,而对桌的四个Doctor感同身受地点了点头。 

 

被拆穿的侦探有些尴尬,决定飞快地进入正题: 

 

“这次会议同上次相比来了不少新成员,比如说我这边这位——”他伸手一指,“冬兵先生,你有什么想要分享的吗?” 

 

Bucky一双熊猫眼此时深邃得两口井,里头的怨怒都快要化身贞子爬出来了。 

 

“……牛奶。”他含糊地嘟囔了一声。 

 

“啥?” 

 

“我只不过是喝了一杯牛奶,一!杯!牛!奶!怎么就摇身一变成了黑猫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况且眼神迷茫这并不是我的错——一个每天被洗脑的人你还指望我精神矍铄到哪里去?!(我知道这个词是用来形容老年人的,可看在上帝的份儿上,我今年90多岁了!)” 

 

“冬哥息怒!”Rumlow一把抱住Bucky大腿防止他跳起来扫射屋子里的所有人,“在冬all文里你还是很爷们的!” 

 

Bucky用一脸“冬all是什么鬼你怎么会了解这玩意儿以及这不是重点好吗”的表情翻了个白眼:“是挺爷们,差不多就是个冷酷的人形打桩机——总之都是洗脑的错咯????” 

 

“内战可以输,嗨爪必须死。”不顾Rumlow哀怨的目光,Captain拍了拍挚友的肩膀,同时发现Tony拍着他另一边的肩膀说道: 

 

“我懂你,真的,我当年也是这样过来的,不信你看上一场会议。” 

 

“那现在呢?” 

 

“Fifty grades of JARVIS 。” 

 

全场的电子设备里都传出了电流声,听起来仿佛在说“怎么老是我”。 

 

那边Bucky和Tony正在建立革命友谊,这边常驻会员Thranduil已经按捺不住站起身来(绝不是为了突显身高),众人这才发现他的身边也有一位新成员——密林王子Legolas,也跟着他的父亲站了起来(绝不是为了突显颜值)。 

 

“人类,我有一个问题。”Thranduil语气不善。 

 

“请讲。” 

 

“………你们的男性是不是人过中年还要黏着父亲讲睡前故事?还要牵着父亲的衣角撒娇?还要每天索要晚安吻早安吻午安吻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就要吻?” 

 

众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面面相觑。 

 

“看来是不会。”Thranduil眼神一凛,“那为什么要把我的儿子写成这副模样?虽然他还很年轻(当然是以精灵的年龄度量),但好歹是活了上百年,就算是个石头也能开花了好吗,智商绝不会跟六岁的人类小孩一样!” 

 

“同理,我父亲也并没有在卧房里堆满我的手办。”Legolas叹着气说,“人类对于我们的私生活似乎有些很大的误解,在他们看来——” 

 

“我猜猜看,”Dick Grayson插嘴,“每周一三五你搞你爹二四六你爹搞你周日猜拳?” 

 

“……别说了让我一个精冷静一下。”密林父子双双转过头去,Conner在一旁决心不要问Dick为什么这么了解。 

 

“几千岁的精灵都遭此毒手,我突然觉得欣慰多了,毕竟我跟Harold 年龄加起来才一百多岁。” 

 

“我相信你很欣慰John,”Harold Finch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但你先把火箭筒放下!” 

 

Reese露出了非常认真的疑惑表情:“什么?我们来这里原来不是要把那群写‘霸道老板爱被我上’的人做成表的吗?” 

 

“不是!” 

 

“最美不过夕阳红,奈何脑有洞。”年迈的万磁王唯恐天下不乱地地唱了起来。Logan闻声发出一声冷笑:“别幸灾乐祸了,你简直是五十步笑百步。” 

 

“你少说两句吧,”年迈的X教授捂住脸,“这群小姑娘的脑洞连我的超能力都要甘拜下风。我是下半身残疾不是上半身残疾,我没有必要像个怨妇一样每天跟Erik上演你无情你无耻你无理取闹的戏码。” 

 

“不得不说他确实无理取闹——不过我还是要对您表达我的同情,这一定是您头发掉得这么快的原因。” 

 

“闭嘴,Peter Parker,年轻人头发茂密很骄傲是吗?去看看同人里关于你因生活所迫去站街的剧情吧,很快你就不会对你未来的发量保持乐观了。” 

 

虽然带着面罩,但大家都觉得蜘蛛侠的脸白了一下。Coulson趁机塞了一张神盾局宣传单给他,上面隐隐约约写着“包食宿”。

 

“我想你们偏题了,各位!”Sherlock一脸不耐烦地敲敲桌子,“我们不是来探讨中老年人脱发问题的,请不要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浪费时间。现在进入第一个议题——” 

 

“别又是ABO,”Sam Winchester哀嚎了一声,“我真的要心理阴影了。动不动就让我哥给我生孩子,今天生一个明天生一个吃饭生一个洗澡生一个做到一半生一个,我还亲自接生,感觉明天就会有人给我发‘妇产科圣手’锦旗,给Dean颁发‘英雄母亲’勋章。” 

 

Hannibal嗤笑了一声:“你们都十季了,现在才有心理阴影?再说同人多不是挺好的嘛,带动收入,你们剧组现在都比我们剧组有钱了。” 

 

“我们本来就比你们剧组有钱。”Dean Winchester不满地撇嘴,“我们至少会加特技。” 

 

Hannibal耸耸肩,把那句“但你们兄弟俩看起来还是很穷”留在了心里。“不过我理解你们的心情,我完全不懂ABO这种非常失礼的设定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和Will身上。” 

 

“没错,”William阴沉沉地接过话头,“还‘我隔着门都能闻到你发情的味道’……我打赌,他如果真能闻到,也是隔着门闻到我心肝脾肺肾的味道,加点芥末就能上桌了。任何Omega发情时信息素的味道都不可能诱惑他,在他眼里估计相当于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儿烧子鹅……” 

 

“要讲相声去隔壁,那边是中国国内作品同人研讨大会,听声音已经为Omega能不能加入地下党问题吵起来了。……Dean你擦擦口水,他说的可是人肉好吗。” 

 

这一次终于没有缺席的Castiel也加入了讨论,语气一如既往地严肃:“我对这个设定犹为疑惑的地方在于……男性人类要怎样经历妊娠过程?难道一个并不适合生产的身体结构会一下子因为怀孕而改变?” 

 

“C——Cass?”Dean惊恐地看着天使,“你到底看了些啥?” 

 

“Metateron给我一键补番的时候不小心补得太多了,”Castiel平静地说,“我现在可以背诵AO3上任意一篇文章。 

 

在场所有人都对天使投来了复杂的目光。 

 

“这大概会是我同情的唯一一个天使,”Constantine掐灭手里的烟,“别他妈再折磨他了,我们进行下一个议题如何?” 

 

“让我看看……”Sherlock低头翻开手里的议程,“五十度灰AU。刚才Tony已经提到了,不过我想在场有很多人都有话想说?” 

 

会议室里的哀叹声顿时此起彼伏,似乎每一个人对这个题材都有些不太愉快的回忆。 

 

Neal Caffrey率先开口。“我只是不明白,”他说,“一本毫无品味的三流色情文学为什么被乐此不疲地总在我们身上?难道只是大家热衷于SM而这个模板又不需要太高的文学水准?” 

 

“我想你说对了。”Elrond叹了一口气,“人类啊……竟然不把鞭打用于敌人却用于爱人身上。” 

 

“不,我可以理解那些特殊的‘趣味’,但那个剧情是怎么回事?只是开门摔了一跤,就让总裁觉得‘哇天呐他居然敢跌倒好单纯好不做作好特别跟外面那些妖艳的贱货好不一样’………你仿佛是在故意逗我笑。” 

 

“我也认为这根本不符合逻辑。”Spock一脸无法理解地摇头。 

 

“有什么关系,反正她们从来不需要逻辑。”Kirk拍了拍大副的背。“要是真有逻辑,我就不会在那些文里和你的性转大胸妹搞在一起了。” 

 

“我也是。”Sam看着Dean说道。 

 

“我也是。”Dean看着Castiel说道。 

 

“贵圈真乱。”Kirk翻了个白眼。 

 

“乱不过你。”McCoy皮笑肉不笑地在舰长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

 

“说到性转,容我插个话。”冷不丁插进来一句话,众人循声看向一旁的游戏组:过去一向低调的刺客信条剧组这次出席人员颇多,说话的正是其中那个法国佬。

 

“Arno?你怎么了?”

 

明眼人都能看出Arno脸上那层阴霾绝不是因为兜帽的缘故。“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些文里一定要把Aveline甚至Elise掰成个男人跟我搞基?”他说着捂住了脸,“而且我多半是被搞的那个!”

 

“……多大仇。”隔壁看门狗剧组的Aiden摇了摇头。“这些人或许真的需要一些制裁。”

 

Deadpool贱兮兮地凑过来:“我很好奇,雷文和育碧的Bug你们更能接受哪一个?”

 

“……问得好,我选择死亡。”

 

“这会还能不能好好开了?!”生化危机剧组的Leon愤愤说道,“说真的,那些家伙连丧尸和异形都能拿来玩奇怪的Play,隔壁逃生剧组的那些精神病人都被吓得病情加重了!或许只有机器人之类的非生命体才能逃过他们的魔爪——嗯刚才那是什么声音?”

 

“不知道,”Tony冷漠地看了一眼窗外,“似乎是卡车绝尘而去的声音。”

 

“还有跑车。”

 

“还有警车。”

 

“还有救护车。”

 

“……你们现在可以计算一下赛伯坦嘉宾的心理阴影面积。”Banner博士头痛般地捂住了脑袋。

 

台上的Sherlock叹了口气: “看来今天的会议差不多就到这儿了,我们下次——虽然我希望没有下次——再继续讨论。大家记得回去预习一下哨兵向导部分。”

 

“可是,等等,Sherlock,Kingsman剧组还有长达148页的控诉稿——”

 

“…………散会!”

 

 

 

(不接受水表的END)


评论(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