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Bad Omens/坏兆头【HM】

复健。

一块普通的甜饼。


=============================================


Bad Omens / 坏兆头

 

 

原作:Kingsman

配对:Harry/Merlin

分级:PG-13

梗概:Harry和Merlin与一枚炸弹关在了一起,他们没剩多少时间了。

 

 

 

*标题跟尼尔盖曼没有关系

 

 

 

 

眼下,如果非要找一个词来形容他们所面临的此种状况,Harry能想到的只有“结束”,而Merlin想到的则是一切和“结束”有关的其他词,包括不那么文雅的“死定了”和“玩儿完”。

 

“那么就这样了?”Harry坐在坍塌的书架上,十分放松、甚至可以说悠闲地耷拉下肩膀,并伸展着自己的腿。Merlin斜睨着他,迟疑了几秒钟也一起坐了下来。

 

“完全密闭且隔绝信号的空间,只能从内部打开,唯一有语音权限的人刚才被你爆了头。”Merlin嫌恶地瞧了瞧不远处一具的尸体:那颗死气沉沉的脑袋上惊悚地插着一把黑伞。“鉴于这个房间里还在动的除了我们两个之外只剩下一个数字表盘,而它连接着一枚高敏度并且无法暴力拆除的炸弹,所以——是的,就这样了。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大概还能活十五分钟。”

 

“总得听你亲自说出口才可信。”Harry撇了下嘴说道。这一细微的举动牵动了他脸颊的伤口,于是一个预备好的调侃笑容变成了滑稽的龇牙咧嘴。Merlin见状递给他一块手帕。“擦一擦,”后勤主管用他一贯刻板的方式皱起了眉说,“你在流血。”

 

“我觉着也是,”Harry接过手帕按在脸上,“那家伙下手挺重的。”

 

Merlin听见手帕后面传来断断续续的吸气声。过了大约一分钟,Harry把手帕递还过去,顺带朝Merlin讨要一支烟。他自个儿的烟全被血打湿了(多半是敌人的血,不幸中的万幸),没有一支能抽的,这挺令人烦躁,尤其是在他们都快要死了的时候,不能好好地抽上一支烟是非常遗憾的。

 

“我以为你已经戒了。”Merlin说着,在上衣口袋里摸索起来。

 

Harry摇摇头,对Merlin此前给他出示的健康报告又一次表达了他的不以为然。他从Merlin手里接过香烟,正要点着,却被后者一下抓住了手腕。

 

“你的手在发抖。”

 

“哦,我没注意,”Harry尴尬地拿着打火机,像是这才发现似地转了转手臂,“兴许是电击枪的缘故。”

 

“让我看看。”

 

“拜托,这没什么——”

 

“让我看看,Harry。”Merlin叫了他的名字,这相当于某种警告信号。Harry对着那张依然平静且紧绷的脸思考了几秒钟,终于败下阵来,顺从地把手伸过去。Merlin捋起他的袖子,低下头去仔细端详着他的手腕和肘部;Harry能感受到对方修长的手指平稳环绕住他的关节,时而在某处停留,指尖轻柔地按压,像在检修某件重要的器械。

 

“我不是你的枪,”Harry因这严肃的检查过程而笑出声来,“况且受伤也无所谓,反正我们都快死了。”

 

“我不这样检查枪,”Merlin很快结束了检查,并且抬头瞪了他一眼,“而且我们还没死。”

 

Harry耸耸肩,总算开始好好地抽那支烟。他们俩在烟雾缭绕中安静地并肩坐着,房间的某处传来持续而平稳的滴答声,除此之外能听见的只有Harry抽烟时轻微的吐息。Merlin开始在脑子里做一些不着边际的运算,例如这两种声音哪一个会先结束,或者远在地球另一端的Eggsy和Roxy什么时候才会收到他们俩的死讯……这不是很愉快,但有利于打发时间。思考是属于Merlin个人的一种特殊的寂静,在某些特殊的时刻里,这种寂静对Merlin来说很有必要,思考事物能使他安然而舒适,以便他用足够的冷静来面对其他事物——死亡或许能归类在这些“其他事物”中,又或许不能,他无法断定,毕竟人只能死一次。然而无论如何,寂静是很好的,思考也是很好的。

 

遗憾的是,Harry通常会打破这种寂静,像个无礼的闯入者。就好像他们俩刚刚被Kingsman招进来集训的时候,Harry很是热衷于“骚扰”他这位有些书呆子气的同事,表现形式多半是出现在早餐桌对面打断Merlin的沉思开始若无其事地讨论煎蛋应当撒盐还是胡椒,或者神不知鬼不觉地坐在Merlin身旁跟他一起读同一本书的上下两册。这些行为并没有刁难的意味,也不是什么真正的麻烦,但Merlin的困扰是显而易见的:正式上任的第一天他就把新任Galahad叫到后花园谈话,直言不讳地请他尊重自己的个人空间。

 

“哦,”年轻的骑士眨了眨眼,“我以为你看得出我对你很有兴趣。”

 

Merlin对这坦然的回答难得地产生了一丝挫败感。

 

出乎很多人(尤其是Lancelot)意料的是,他们花了十几年才滚到一张床上,那时Harry已经不太对什么东西有兴趣了,这职业令他筋疲力竭,除了泡菜先生他几乎没有伴侣。(泡菜先生本不该归于此行列,但它毕竟是个忠实的伙伴。)他对Merlin或许也不再“很有兴趣”,却依旧执着于跻身进Merlin的寂静,甚至比以前越发厉害,直到变成相互给对方做早餐的关系。

 

“不知礼,无以立也,”Merlin略带恼怒地说,“打扰他人思考不是绅士的行为。”

 

“我明白,Merlin,但能不能等会儿再说?”Harry说着,用力顶了一下胯部,那些一本正经的斥责很快变成了模糊的呻吟和含混的咒骂。

 

说实话,Merlin想念他的寂静,可当他勉强抬起头看见显示屏上倒映出的两张饱含情欲的脸时,他又开始疑惑这种想念是否只是某种程度上的自欺欺人。不久之后,他的优柔寡断似乎得到了报复:当Valentine扣下扳机之后,那种寂静突然回到了Merlin身上,像汹涌的海潮一般呼啸着将他吞没。他漂浮在这熟悉的寂静中,却不再感到熟悉的安逸,而是某种他从未体验过的、难以承受的战栗。一种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呼唤着,就像溺水者呼唤一艘船。

 

“Harry。”他想着那艘船的名字,马克杯在地板上砸出冰山崩裂般的声响。

 

“你又开始了,Merlin。”

 

像过去的很多次一样,Harry的声音打断了Merlin的思考,把他重新拉回这间快要爆炸的封闭房间。“抱歉,”Merlin转过头去,看见Harry已经放下抽了一半的烟,“怎么了?”

 

Harry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忽然说道:

 

“如果能活着回去,我们就结婚吧。”

 

“什么——?”Merlin完全愣住了,竟一点儿也没明白对方的意思。他知道每一个词的含义,知道“活着”和“结婚”代表什么意思,可当它们放到一起并从Harry的嘴里说出来的时候,他大脑的处理器就像遭遇了病毒一样变得无比迟缓。

 

“你说什么?”他又问了一遍。

 

“这是个经典的‘坏兆头’,”Harry笑了一下,又或是没笑,“你瞧,那些电影或者书里不总是有这种台词吗?比如‘这是我女儿的照片’,或者‘等我打完这场仗就回去跟我亲爱的玛丽结婚’,诸如此类,说了这些台词的人往往会很快遭遇不测,因而这些台词本身就成了某种不好的预兆。我一直挺想试试,所以……我的意思是,反正我们也要死了,就算试验一下也不会让事情变得更坏,不是吗?”

 

Merlin的嘴唇几乎抿成了一条直线。“我从不知道你这么迷信。”

 

“我老了,”Harry说,“老人迷信一些也无可厚非。”

 

“那么我答应你。”

 

Harry瞪大眼睛看着Merlin,仿佛他刚才说了某种天方夜谭。而另一边,向来不苟言笑的男人脸上则浮现出一丝几乎难以辨别的温和神情。

 

“我答应你的求婚,”Merlin说,“这也是——我是说——试验的一部分。”

 

Harry依旧茫然地愣了几秒,继而爆发出难得一见的大笑:“天哪,Merlin……”他笑得如此厉害,烟灰都抖落在衣摆上。“早知道我该早点儿向你求婚。”

 

Merlin也笑起来。“那样我们或许会死得更早——你说过,这是个坏兆头。”

 

“说不准。”Harry按了按Merlin的肩膀,“说不准啊。”他重新把烟放到唇边,方才酣畅的笑意很快消退下去,被某种深沉的忧虑取代。

 

“不管它是不是个坏兆头,我都说得太晚了。”

 

“Harry——”

 

“我本来就不指望自己能有副好棺材。但你,Merlin……”

 

“别说是你把我拖下水了,”Merlin的声音透出隐约的怒气,“我是Kingsman的一员,我早就被这身西装拖下水了。”

 

“说起这个,你穿起西装来倒是挺不赖。”Harry调侃道,“结婚的时候你可以穿着它。”

 

两个人都没有笑。Harry的烟又燃出一截灰白色的余烬,但他似乎忙于思考而无暇掸掉。

 

“为什么要把Arthur的位置让给我?”Harry问道,“你并不知道我是不是能回来。”

 

Merlin仿佛预见到这个问题而叹了口气。他取下眼镜,用手帕干净的一角擦拭着沾了点血迹的镜片。

 

“因为我是Merlin,”他平静地回答,“而且,没错,因为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能回来。”

 

“你甚至都没有问我是怎么生还的——你难道就不怀疑我叛变了之类的?”Harry的语气很严肃,表情却像是松了一口气,“毕竟我回来的得挺蹊跷。”

 

“是挺蹊跷。”Merlin把双手放在膝盖上,微微垂下头,“但你不是叛徒。”

 

“如果我是呢?”

 

“如果你是叛徒,我可能会想成为那个亲自干掉你的人。”

 

“如我所料,真绝情。”Harry半真半假地抱怨。Merlin没有抬头,但Harry觉得他翻了个白眼。

 

“我或许不会提前告诉你。等你一无所知地跟我打招呼,我就举起枪,一枪打在你脑门儿上。”

 

“你当真会这么做吗?……脑门儿上?”Harry语气有些微妙,可能是想起了教堂前的事情,不过在这个时点还是不要提到那件事为好。

 

“或许吧,”Merlin漫不经心地回答,“可能是脸上。我不知道。”

 

“别用大口径的枪,那样我的尸体看起来会太不体面。”

 

“谁还管体面的问题呢?”

 

这次两个人都笑了起来。Harry把燃尽的烟头扔在地上,用鞋尖碾了几下。

 

“你还有烟吗?”

 

“没有了,”Merlin给他展示空空如也的烟盒,“那是最后一根。”

 

“真可惜。——那炸弹怎么还没爆炸?”

 

他们不约而同地朝墙角看去,显示屏上的鲜红数字停在0分0秒上,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发生。

 

 

>>>

 

 

直到Eggsy把两名特工从尴尬无言的对坐中解救出来,那颗莫名沉默下去的炸弹也再没发出任何声音。Roxy对着它鼓捣了半天,最后只得推断这可能缘于某种未知的机械故障。

 

“这实在是……难以置信的好运。”她感叹道。Eggsy深以为然,并表示除了“Merlin的魔法”作祟,没有更好的解释。

 

当然,Merlin本人并没有赞同后者荒谬的结论。“我只是后勤,不是魔法师。”他冷淡地回答,把两个挤眉弄眼的年轻人赶回了飞机上。因为坚持要再次检查一下炸弹,Merlin和Harry落在了后头,房间里又剩下他们两个人。

 

“那句话依然生效,Merlin。”

 

在离开房间上飞机之前,Harry忽然说道。Merlin停下来看着他;在那双褐色的眼睛里,某种坚固的寂静正在逐渐消弭。他有十几秒没有说话,这对他们两个来说都像十几年那样漫长。

 

“……哦,”最终,Merlin没有移开目光,“可那还是个坏兆头。”

 

Harry微笑着,从另一个口袋里掏出一包完好无损的烟。

 

“是的,”他抽出一支烟递给Merlin,“我觉得它早晚有一天会验证。不过在此之前,最好再让它等上一些时候。”

 

 

 

*Fin*

 


评论(9)
热度(54)
  1. 明逸二千块一碗狗血。 转载了此文字
  2. Hildegard二千块一碗狗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