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礼物总是充满惊喜【HM/LP】

复健失败,文笔已死。

迟来的圣诞快乐和提前的新年快乐:D


===========================================


礼物总是充满惊喜

 

原作:Kingsman: The Secret Service

配对:全员欢乐向,主Harry/Merlin,微Lancelot/Percival

分级:G

梗概:即便是Kingsman也有自己的圣诞节活动。

警告:V-day之后全员生还前提。少量原创骑士出场。Lancelot真名捏造。

 

 

“不,我才不信。”

 

“不管你信不信,Galahad,传统就是传统。”

 

Merlin端起马克杯的样子很淡定,与正对着他坐着的Eggsy形成鲜明对比:后者摇头的幅度堪比暴雨时的汽车雨刷。

 

“我从不知道Kingsman有除了把预备生绑在铁轨上和让他们开枪打死爱犬以外的传统,你们应该把这些写在招聘简章上。”

 

“别那么大惊小怪。”他的同僚Roxy从一旁的沙发里抛来一个责备的眼神。自始至终她对梅林宣布的内容都接受得异常平静,似乎早就心中有数,眼下已经悠闲地开始翻起手边的《泰晤士报》来了。“不过是个庆祝活动而已。”她的重音落在首尾两端。

 

“可这真的很诡异,我以为Merlin连‘庆祝’怎么拼都不知——好啦,我只是在开玩笑,你别那样看着我。”Eggsy以他生平最诚恳的方式做了一个抱歉的表情,并且迅速地闭上了嘴。Merlin锐利的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一两秒,又转回到电脑屏幕上去。

 

“那么现在我可以认为你已经充分了解我们的圣诞节活动内容了?”

 

“非常清楚,”Eggsy坐直身子,努力让自己听上去情绪高涨,“这活动棒极了。”

 

Merlin露出了一个近乎于无的微笑,而Eggsy打了个寒颤。

 

Eggsy从没期待过圣诞节,至少从Dean住进他们家开始就没期待过了,加入Kingsman后更不可能。一般而言,犯罪分子从来不会在圣诞节就放弃作恶,因而特工自然也不存在圣诞节假期,无论哪一方都不会因为一个愚蠢的白胡子老头和他的九匹驯鹿就停止消灭对方。Kingsman作为独立的特工组织,人手不多,行动隐秘,不受政府法律约束——劳动法显然也包含在内,自然也不会有政府部门那样稳固的年终福利。(当然,今年MI6员工的年终福利也严重缩水,他们的某位特工给财政部的压力令负责人头痛不已;苏格兰场也好不了多少,只因为他们是苏格兰场。)似乎是为了弥补这一点,Kingsman会在每年的圣诞节举办一个传统的圣诞活动,以此“象征性地展现组织仅剩的一点人性关怀”——前任Lancelot如是说。

 

Eggsy得知这件事是在活动开始的前一天,他和Roxy刚刚结束任务回到总部就被Merlin叫进了办公室。Roxy看上去并不吃惊,或许是跟她的Percival叔叔早就有过交流,但Eggsy一开始甚至只把这当做一个愚人节玩笑(“拜托,愚人节在4月!”),直到Merlin递给他一份写得像硕士生毕业论文似的活动策划书时,他才开始逐渐相信所谓“圣诞节活动”不是任务的另一种委婉说法。

 

“交换礼物听起来太……太‘传统’了,这简直像是我七年级时学校的圣诞节活动。”

 

Merlin眯起了眼睛:“你有什么更高明的建议吗?”

 

“……没有,先生。”

 

Eggsy趁着Merlin低头的时候撇了撇嘴,刻意忽略了Roxy冲他做出的那个警告的口型。根据规则,距离圣诞节两周的时候总部的入口会竖起一块布告板,所有人——特工和后勤——都可以把自己想要的圣诞礼物写在便签纸上,然后找个机会贴上布告板。这一环节的重点在于,所有人都必须匿名,以防止针对性的送礼,增加这一活动的趣味。所有想得到礼物的人都得在一周内把便签贴上布告板。

 

“我有一个问题,”Eggsy举起手,Merlin颔首之后他接着问道,“如果贴便签的时候被人看见呢?或者笔迹被熟悉的人认出来……”

 

“你是个特工,Galahad,你有听说过‘职业素质’这个词吗?”

 

Roxy在报纸后面颤抖着,显然正在拼命忍住不要当着Merlin的面哈哈大笑。Eggsy恼羞成怒地给了她一记眼刀,低头继续翻着手上的策划书。这一“许愿”环节结束后,距离圣诞节还剩一周的时间,在此期间大家就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取下便签并力所能及地实现上面的愿望——“力所能及”这几个字下面还用红笔重重地划了几道。到了圣诞节零点一过,Merlin会公布许愿人的姓名并且指引大家把礼物交给正确的对象。

 

“等等……你为什么会知道许愿人的姓名?”

 

Merlin面无表情地指了指Eggsy的脑袋上方,一枚硕大的监视摄像头睁着黑洞洞的眼睛,冷漠地扫视着屋里所有人。“以防万一我得提醒你,最好不要动‘找个方法黑掉摄像头’的念头。MI6的军需官试过一次——喝酒时打的一个赌而已,他差点儿就成功了,真的,就差那么一点儿。最后他给我买了一块号称全伦敦最难买到的芝士蛋糕。”

 

“呃,你们拿芝士蛋糕打赌?”

 

“我的天啊。”Roxy捂住了脑袋,决心在谈话结束前都不要把注意力从手中的报纸上移开。

 

“……还有别的疑问吗?”

 

“哦,是的……”Eggsy慌慌张张地翻了几页,“如果有人的便签条没有被领走呢?”

 

“那他就得不到圣诞礼物。”Merlin慢条斯理地擦拭着手中的眼镜,用脸上的表情告诉Eggsy这将有多么悲惨。“所以,看在你是Arthur最喜爱的弟子的份上,我给你条忠告:别许太离谱的愿望。”

 

“我叔叔说Arthur曾经这么干过,”Roxy突然插嘴道,“听说他在便签上写了些相当离谱的东西。”

 

“Harry?不会吧?”Eggsy瞪大了眼睛,年长绅士不苟言笑的脸在他脑中一闪而过。

 

“不瞒你说,他确实写过,”Merlin面不改色地接过话头,“他在便签上说‘想要Merlin在圣诞节那天穿苏格兰裙跳舞’。”

 

Eggsy努力不让自己的嘴巴保持张开的状态,但这太难了,所以他就保持着那个愚蠢的姿势瞪向Merlin,直到他终于找回自己的喉咙:

 

“我绝对不会这么干的,先生,我发誓。”他的尾音都开始走调了。

 

“很高兴你能明白我的意思。”Merlin与其说是赞许不如说是威慑地点点头,末了又像是自言自语似地补上一句:“Arthur年轻的时候和你们想得可不太一样。”

 

“不过说真的,最后你跳了吗?”

 

Roxy这次终于没有忍住大笑出声。

 

“……你可以离开办公室了,Eggsy,还有Roxy,你们两个都给我出去。”

 

年轻人们像逃离狼窟一般飞快地离开了后勤主管办公室,足足跑出五十码之后才停下,在走廊上咯咯笑着相互揶揄。Eggsy终于完全消化了这一事件,开始变得极其期待。“想想看,Roxy!”他兴奋地抓着同伴的手臂说道,“那些人可是精英,天知道他们会要些什么东西啊?”

 

出乎意料的是,女孩若有所思地托着下巴,似乎认真思考起这个问题:

 

“我记得Percival叔叔很喜欢茶具,他可能会写这个。”

 

“茶具?我的老天,”Eggsy很不雅地翻了个白眼,“我敢说他家的茶具都有一个专门的房间,每天他回到家都要一边擦拭它们一边跟它们说话。”

 

Roxy一语不发地看着他。

 

“……难道真是这样?他该不会还给每个茶杯起名字吧?‘晚上好,Will’?”

 

“我没有,Galahad,很遗憾告诉你这一点。”Percival的声音忽然在Eggsy背后响起,尽管那声音一如既往地柔和而冷静,却让Eggsy吓得差点双膝一软跪倒在走廊上。

 

“Per-Per-Percival先生,我不知道——”他结结巴巴地试图解释,然而Percival似乎延续了他一贯的波澜不惊,看上去丝毫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甚至还露出了一个难得的笑容。

 

“我听见你们在讨论圣诞活动。”他的视线在两人之间转了一圈,最后停留在他的侄女身上,“有什么想要的吗,Ro……Lancelot?”

 

“拜托,叔叔,叫我Roxy就可以了,你明明不习惯那个称呼,”女孩吐了吐舌头,“况且你休想从我这儿套出什么来,这是作弊。”

 

“哦,我侄女变得比以前精明多啦。”

 

“感谢我有个好叔叔。话说回来,James(*前任Lancelot的名字)今年还能参加活动吗?”

 

Percival无奈地摇摇头。“他已经不是特工了,那不合规则。事实上,他已经预定了下周去布里斯班的机票,说是他已经受够了风湿和霉菌,要去过一个温暖、干燥、阳光充沛的圣诞节,那对他的伤口有好处。”

 

“祝他好运。”Roxy羡慕地喃喃道。

 

“我一直想去布里斯班,”Eggsy在一旁跟着嘀咕,“Harry上次去度假的时候竟然拒绝了我同行的请求——明明连Merlin都去了!我难道不是他最疼爱的弟子吗?!”

 

Percival和Roxy对视了一眼,同时转过脸去开始讨论起有关圣诞主题雨伞的话题了。

 

 

>>>>

 

一周很快过去,Kingsman成员对圣诞活动的热忱远超出Eggsy的想象。活动刚开始三天,布告板就已经被大大小小的便签占领得差不多了,而Eggsy真的一次也没有逮到贴便签的成员,倒是每次试图动手贴便签的时候都被同事各种“巧遇”。等到他好不容易在一天凌晨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自己的愿望便签贴上布告板之后,他不禁找Roxy抱怨起来:

 

“说真的,他们到底怎么做到的——有些人甚至都不在总部!”

 

“老家伙们总有办法。”Roxy满不在乎地给自己的吐司涂蓝莓酱,忽然想起了什么似地对Eggsy露出一个煞有介事的笑容:

 

“顺带一提,你的愿望实在太明显了,我一眼就能认出来。”

 

“什——什么?”Eggsy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红了,“那不可能!”

 

“拜托,是个人就能看出来好吗?”Roxy翻了个白眼,“只有年轻人才会要那样的礼物,而这个组织里就你和我能称得上‘年轻人’。”

 

“Gareth也没到40岁呢!”

 

“Gareth的爱好是集邮和打毛衣。”

 

“该死。”Eggsy悻悻地用叉子虐待起盘子里的鲑鱼,一会儿又不甘心地追问:“真有那么明显?”

 

“就差没直接署名了:来自全世界最不善于伪装的特工,Gary Unwin。”Roxy一脸同情地给他受伤的自尊心上又插进一颗钉子。

 

“我恨你,Lancelot。”

 

“不用谢,Galahad。”

 

悲愤地解决完盘子里的食物后,Eggsy飞快地离开了食堂,内心充满着颜面尽失带来的懊丧。他走到通道口时停下来迟疑了一会儿,又调转了方向,径直来到布告牌前,仔仔细细打量起那些五花八门的愿望,试图找出一些其他人的破绽来挽回自己的尊严。

 

“羊毛帽子”?听起来是个过于普通的礼物,并且相当古板,像是Merlin会写的东西,毕竟他的脑袋看起来挺受冻(这话当然不能让本人听到,不然下次跳伞时可能会出的问题就不是“降落伞坏”了这么简单了)……“茶具”?难道Percival居然真的写了茶具?这一定是在开玩笑,他是不是私下里在做什么古董生意来赚外快?(毕竟Kingsman的薪水并不能算丰厚,至少没有丰厚到令Unwin夫人生疑的程度)……“PlayStation 4”?括号里还写着“星球大战特别版”,这一定是Roxy写的了,她竟然还有脸嘲笑别人……呃,等一下,为什么有张便签写着“Percival”?

 

Merlin的忠告看来并不是空穴来风。Eggsy痛苦地想着,眼疾手快地取下了其中一张便签。

 

 

 

>>>>

 

平安夜留在Kingsma总部的人不多。其中一些人是由于任务的关系不得不留守岗位,另一些人则各有的原因。Eggsy的出现纯粹是迫于无奈:Unwin夫人最近有了新对象,是个温厚老实的鳏夫;在认真调查过他的背景之后Eggsy决定给这对老情侣安排一次圣诞旅行来增进感情,襁褓里的妹妹由于离不开母亲也只好被两人带在身边,留下Eggsy孤身一人跑来Kingsman总部跟同僚共度良宵(又名“单身汉的抱团取暖”)。Roxy则执意拖着Percival过来,因为她对礼物分发的环节实在是好奇得不行:也只有这种时候她会像个普通的女孩子那样雀跃地期待圣诞节的钟声敲响。Merlin自然恪尽职守地待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而值得一提的是Harry也出现了:自从接任Arthur后他便鲜少露面,今晚却难得一见地坐在Merlin旁边,手里漫不经心地端着一杯蛋奶酒,目光紧紧地粘在后勤主管的身上,像是突然对光洁的后脑勺和颜色朴实的毛衣产生了某种莫名的兴趣。其他的圆桌骑士成员虽然不在场,但透过专用眼镜看去他们大多已经上线,正隔着全息影像相互寒暄。

 

“Harry,你看上去气色好极了!恢复得不错,嗯?”Gawain在影像里冲着沙发上的人打招呼。Harry朝他举杯致谢,眼神飘向身旁:“拜Merlin所赐,我得到了相当周到的照顾。”

 

“履行职责而已,”Merlin不动声色地回答,“请不要过分夸大我的能力,毕竟我不是医疗官,更不是魔法师。”

 

“可你的确挺会照顾人,Merlin,你怎么就不乐意承认这一点?”

 

“我只不过——”

 

“哦,打住,伙计!”Gawain一脸无奈地打断两人的争执,“我可一点儿都不想听细节!”

 

“时间差不多了,”Harry清了清嗓子,“我们开始吧,圣诞老人。”他冲着Merlin挤了挤眼。Merlin似乎相当不悦地板着脸,并没有对他的称呼提出异议。

 

“我先来!”Roxy早已按捺不住,变戏法儿似地掏出一个巨大的礼盒塞到Eggsy手里,“圣诞快乐,小子!”

 

“呃……”Eggsy一脸茫然,“这是什么?”

 

“当然是PS4星球大战限量版,这玩意儿可比你想象得难搞到,毕竟太受欢迎了。”

 

“可为什么要送我?”

 

“别装模作样啦……怎么了?”瞧见Eggsy大惑不解的样子,Roxy的表情也开始由兴奋逐渐转为困惑,“这难道不是你要的礼物?”

 

正在这时,一旁的Merlin忽然开口:“谢谢,Lancelot。”他温和地将礼盒从Eggsy手里接过,“这是我想要的礼物,很高兴你愿意送我。圣诞快乐。”

 

“什……可是……”看着两个年轻人依旧如坠五里雾中,Gawain在投影里忍俊不禁:

 

“哦,Merlin,你现在总算可以如愿以偿玩到《神秘海域4》了!我可记得你惦记了好久!”

 

“不,那得等到明年才会发售,”Merlin说,“现在我可以先玩玩《血源》。”

 

两个年轻人面面相觑。发生在后勤主管和精英特工之间过于宅男的对话令他们一时半会儿还无法回过神来。直到Percival饶有兴趣地问起Eggsy想要的礼物究竟是什么时,Eggsy才支支吾吾地回答道:

 

“其实有点儿不好说,那是——”他还没说完,Merlin就拿出了一盘碟片放到他面前。

 

“——Eminem亲笔签名的《The Marshall Mathers LP 2》!我的天啊Merlin,你难道是耶稣再世吗?!”

 

“很可惜,我的并不是那个今天过生日的人。”Merlin依旧皱着眉,可嘴角柔和的弧度瓦解了他的严肃。Eggsy欢呼着揽住他的肩膀用力搂了一下,高兴得整张脸都泛起红晕,像只得到了骨头的小八哥犬。

 

“你是怎么做到的?!”

 

“很简单,我走进Eminem的房间,拿枪指着他的脑袋,逼他翻出自己最好的一张专辑并且在上面签名。”

 

Eggsy的喜悦一瞬间变成了惊恐,紧搂着对方的手也僵住了:“什么,你,你不能——”

 

“他当然是在跟你开玩笑。”Harry站起来不动声色地挪开Eggsy的手臂,朝Merlin露出一个责备的眼神,“他认识一个欠过我们人情的收藏夹,花了些钱,讲了讲道理,东西就顺利到手了。”

 

Eggsy对Merlin诡异的幽默感一时做不出任何评价。他退后两步,小心翼翼地抚摸着碟片封面上的签名,一点儿也不愿去想有关“讲道理”的具体细节。Harry满意地笑了笑,转身将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递给Roxy:“Merlin已经跟我说了,这是你的。圣诞快乐。”

 

“谢谢,Harry,圣诞快乐。”Roxy的笑容乖巧而甜美。她小心翼翼地拆开包装盒,一套精致典雅得令人惊叹的茶具跃然眼前。

 

“太漂亮了,Harry!这真是太漂亮了!”

 

Roxy欢呼雀跃,Eggsy则满脸愕然:“我还以为只有Percival会想要茶具!”

 

“Galahad,我还在这儿呢。”

 

“别忘图揣测别人的想法,尤其是女人的,”Roxy俏皮地朝瞠目结舌的男孩抛了个媚眼,“你还差得远呢。”

 

“我压根儿不想揣测。”Eggsy不屑地耸肩,转而四顾道:“羊毛帽子又是谁的?我本来以为我要把它送给Merlin。”

 

“是我。”Percival微笑着举手示意,“最近总容易头痛,我猜想是吹了冷风的缘故。”

 

“我是你我就不会这么想——我来吧,Galahad。”Merlin接过Eggsy手里的礼物,伸长手臂越过Harry将东西递给站得较远的Percival,这一动作让他整个上半身都快要压到Harry鼻尖上,而一向注重礼仪的Harry此时却对此不置一词,甚至没有偏过头避开,反倒朝前凑了一些,嘴唇恰好碰上Merlin裸露在外的脖颈,引来后者动作微微一滞,像是要发作,却只是在收回手臂时对Harry投去警告的一瞥。

 

“任谁跟James相处久了都会有头痛的毛病,羊毛帽子可顶不了什么用处,最好的方法是把他扫地出门。”

 

“我可没见你把Harry扫地出门。”Percival意味深长地笑道。

 

“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Harry不满地想要申辩些什么,却在Merlin的眼神下默默低头啜了一口蛋奶酒。Roxy和Percival见状交换了一个心领神会的笑容,Eggsy则嚷嚷着催促他们继续分发剩下的东西。

 

“Harry怎么没有礼物?”

 

“哦,是我的疏忽。”Percival站起来做了一个稍候的手势,急匆匆地离开了房间。半晌,他重新出现,手里抱着一个野餐篮似的东西走到Harry跟前。

“这礼物可真得当心点儿对待。”

 

“非常感谢,Percy,不得不说你真是太贴心啦。”

 

Eggsy和Roxy在旁边伸长了脖子,竭力想一探究竟,而Merlin却不知怎地转过脸去,Eggsy只听到他发出些含糊不清的咒骂。与此同时,覆盖在野餐篮上的棉布忽然动了几下,Harry于是小心翼翼地伸出手,众目睽睽之下从里头掏出个白乎乎软绵绵的东西来。

 

“我看错了吗,Roxy,这是不是……?”

 

“你没看错,”Roxy的眼睛里刹那间迸发出一种炽热得快要融化的爱意,“那是只兔子。——不,还只是幼崽,一只兔宝宝!天啊,它好可爱,我能摸一摸它吗?”

 

“当然,跟它打个招呼吧。”Harry捧着那只蜷成一团的哺乳动物凑到Roxy跟前。女孩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抚过柔软的绒毛,激起小家伙一番不安的挣动,但很快就安然享受起手掌的温度来了。

 

“他是雄性还是雌性?”

 

“雌性,”Percival说道,“我听说雌性比较温和……但显然Harry想要只雄性的。”

 

“我没这么说,”Harry笑眯眯地否认,“都很好,哪个都很好。嗨,好姑娘,我要给你起个名字……”

 

Merlin站了起来,Eggsy注意到他的面颊浮起了一层不易觉察的薄红。(他怎么气呼呼的?Eggsy疑惑地想。)“我警告你,Harry,”他沉声说道,“你要是敢——”

 

“冷静,Merlin,我还什么都没说呢。”Harry依旧气定神闲,这让Merlin更加恼怒。而Harry显然不打算停下;他接着刚才的话继续了下去:

 

“我觉得Mer……Merry这个名字挺好的,又很应景,你们觉得呢?”

 

Eggsy很积极地点头,而Roxy用力掐了一下他的大腿,他的笑容立刻变成了一阵扭曲的龇牙咧嘴。Percival没有说话,但肩膀的颤动出卖了他,于是他脸上那种似笑非笑的古怪表情便可以理解了。而Merlin——Merlin看起来气得噎住了。

 

“没有异议?那么我就叫她Merry了。”

 

Merlin沉默了足足一分钟,接着放弃了抵抗似的,捏住鼻梁叹了一口气。

 

“这主意也没那么坏。”他嘟囔道,“但你休想让她进卧室。”

 

“当然不会,”Harry的眼睛里是胜利者的得意洋洋,“卧室里有一个伴儿就足够了。”

 

Gawain语气凄凉地怪叫起来。“耶稣基督啊,”他夸张地举起双手,“看在你生日的份儿上,让他们两个单独过圣诞节去吧!”

 

“谁?”Eggsy这次终于明白了点儿什么,“Harry和Merlin?”

 

Harry把兔子放回野餐篮里,毫不在意地摊了摊手。“我们会的,”他说,“毕竟圣诞节还远没有结束,有的是时间去创造一个饱含激情的‘Merry Christmas’。”

 

伴随着一声字正腔圆的苏格兰粗话,Merlin终于愤怒地离开了房间。

 

 

(END)

 

 

 

 

 

 

 

 

 

彩蛋:

 

几乎所有人都在圣诞节得到了想要的礼物。

 

当然,用“几乎”这个词是有缘由的。Kingsman门口空荡荡的布告板上,只有一张便签被留下,上头孤零零地写着“Percival”。

 

而平安夜偷偷从布里斯班飞回来想制造惊喜的前·Lancelot先生并不知晓此事。当他捧着玫瑰花在空无一人的屋子里独自喝着威士忌时,十分后悔自己当初没有订黄金海岸双人游。


评论(8)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