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Come And Go(一部DJ/完结)

Come And Go


×JOJO同人/DJ向

×Written By 墨冉千汐

 

 

人不是每次都能碰到自己不擅长应对的场面,但对于乔纳森·乔斯达来说,大型舞会算是其中之一。浆洗过的衬衣领子和质地良好领结勒得他喘不过气来,而他还得小心翼翼地让自己平稳地端住手里的香槟酒杯,并且不失掉一个绅士该有的从容优雅和风度翩翩——尽管他知晓自己做得并不好,在别人眼里大概是个笨手笨脚的大个子,但他还是咬着后槽牙挺直背脊,维持着他能做出的最符合身份的样子。

 

其实这一切都没有必要,乔纳森对自己说。“根本就没有人会注意到这里。”

 

这倒不是平白无故的气话,因为实际情况看上去的确是这样:尽管这是乔斯达家主持的宴会,但众人瞩目的焦点却并不是嫡子,而是站在台阶下方正和一群女士聊得热火朝天的养子。谁都没法儿忽视迪奥·布兰多的风度翩翩,他仿佛就是为宴会而生的那样,浑身上下散发的气质和他耀眼的金发一样具有吸引力。每个人都想走上前去同他攀谈,而他也对每个人都抱以友好的笑容,像个老朋友,而且绝不偏袒,谁都不会感到自己被怠慢了一些。人们常说有些人天生就带着王者风范,哪怕落在煤堆里也是一轮太阳。乔纳森想,这话放在迪奥身上真是一点儿不错。

 

他叹了一口气,投去说不上是艳羡还是无奈的目光,却恰巧被迪奥逮个正着;对方没有停下正在进行的谈话,却不动声色地冲着乔纳森举了举酒杯,唇边的轻蔑隔着十几米也能看个一清二楚。乔纳森觉得懊恼,却又实在找不到什么反击的底气,只得索性转过身;这么做的同时他又忍不住痛恨起自己的懦怯来,每一次都只能像个胆小鬼一样躲开迪奥而不是正面抗衡。

 

“总有机会,我能赢过迪奥那家伙。”乔纳森愤愤不平地在心里说道。

 

但他没想过机会居然来得这么快。

 

宴会持续到很晚,乔斯达爵士因为上了年龄于是早早地回房休息,而乔纳森和迪奥站在门口都快把脸笑僵了,才送走最后一位客人。偌大的厅堂里瞬间变得空空荡荡的,水晶吊灯发出的明亮光线直直地垂落在大理石地面上,直晃得人眼前发白。迪奥不耐烦地揉了一下太阳穴,这才放下他仪表堂堂的面具,露出刻薄又慵懒的表情,嘴里不住地抱怨着应对那一群庸脂俗粉是件多么累人的事情。他滔滔不绝了一会儿,才发现自己的兄弟完全没有搭腔;转头一看,乔纳森正独自一人站在大厅的中央发着呆。灯光打在他低垂的睫毛上,在眼眶下方落下一片小小的阴影,使得这个一向傻里傻气的青年在这个时刻看起来竟然有种动人的孤独感。迪奥的视线从上扫到下,慢吞吞地划过他由背及臀的曲线,一直落到他为了跳舞特地换上的、蹭亮的尖头皮鞋上。他突然叫了一声——不是对着乔纳森,而是对着另一边正在整理东西准备离开的乐手们。

 

“稍等一下。”

 

他的声音在空旷的大厅里显得格外突兀,几人都惊讶地朝他看过来。而迪奥气定神闲地迈着懒散的步子朝厅中间走了几步,说道:

 

“劳烦几位先生再留下一会儿,为我演奏一次。”

 

“迪奥,你这是要干什么——”

 

“我亲爱的兄弟,”迪奥打断了乔纳森的发作,“你今晚似乎一支舞都没有跳啊?”

 

话音刚落迪奥就满意地看到对方的脸迅速涨红了,尴尬和不甘在澄澈的蓝眼睛里一览无余。乔纳森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支支吾吾地想要辩解:

 

“那、那是因为……”

 

“没有舞伴?”迪奥了然地笑笑,显然并没有打算继续听乔纳森寻找那些拙劣的借口。他把手从口袋里抽出来。

 

“跟我跳一支舞怎么样,JOJO?”

 

“咦?!”

 

乔纳森诧异地看着面色平静的青年,似乎一时没能理解他所提出的请求是什么意思。且不说舞会已经结束了,光是两个男人跳舞就已经是非常奇怪的事情了,他完全不明白迪奥意欲何为。见他不说话,迪奥得寸进尺地开始进一步的挑衅:

 

“难道你不敢?也是啊,就凭你的舞技,大概很难跟上我的步伐呢——”

 

“才没有这种事!”乔纳森提高声音恼怒地反驳了一句,然而这样一来他也明白自己没有了拒绝的可能性,只得硬着头皮站直了身子。他并不怎么喜欢跳舞,但从小到大一直在接受相关的课程,授课的老师也评价说他已经能够应付大多数的场合了,因此面对迪奥的挑战倒也值得一试。金发青年的脸上浮现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如同一只即将捕捉猎物的野兽那般舔了舔自己的下唇。然后他扬起手,冲着演奏席的方向打了一个响指。

 

“探戈。”他的话语像是弓弦,清晰准确地在大提琴上开启了第一个长音。二人微微抬起双臂,一步一顿地向对方靠近,四个音节以后他们已经面对面站在一起,只隔着半张茶桌的距离。乔纳森习惯性地想要将左手扶上迪奥的腰,却被对方顺势一绕,两条胳膊交缠在一起相互架住了,这让他不解地朝迪奥投去一个疑惑的眼光,却看见对方像是在对待一个初学者那样摇了摇头。

 

“谁跳女步还不一定呢,JOJO,你就对自己这么有自信?”

 

乔纳森没有吭声。黑管的声音结束了短暂的引子,他把右手放到迪奥的左手里,迅速被对方紧紧地握住,接着微微施力,他们便踩着节拍朝左滑去。和高大得惊人的乔纳森相比,迪奥显得要矮了几公分,但不知为何后者看起来却更像是这场舞蹈的主导者;他们一面旋转一面踏着交叉步,每当乔纳森试图向一个方向分离的时候,迪奥却总是恶作剧般地用力将他拽向另一个方向,这使得乔纳森不得不数次向后仰着,微微屈膝才能保持平衡。疲于应付行动莫测的舞伴让绅士皱起了眉,连迪奥的手不知不觉地滑到了他的腰际都没有觉察。

 

追逐步走得有些磕磕绊绊,毕竟两个身强力壮的男人一同跳舞怎样都会显得拥挤。然而接连的几个划旋步之后,迪奥发现乔纳森其实并没有他想象得那么笨手笨脚:长期锻炼的身体柔韧性非常好,每一次的扭身迪奥仿佛都能隔着布料感受到对方腰部肌肉的收紧和舒展。迪奥觉得有趣,并且显然他想让这更有趣一点:他故意捏了捏乔纳森的腰,迫使对方发出一声短促的闷哼,而迪奥则轻巧地忽略了他的怒目而视,继续着脚下的动作。一连串的并步,急促停顿,一个大幅度的旋转让两个人猛地分开就重新贴近,迪奥的一条腿抵入对方修长的两腿之间,有意无意地用大腿根蹭了一下乔纳森的下身,老实巴交的青年立刻背脊一僵,差点儿被自己给绊倒。迪奥优雅地环住他的背不让他倒下,一边轻轻地嗤笑着:

 

“慢点儿,JOJO,别紧张。”

 

八分之一拍的突然加速。迪奥灵巧地抬起右脚由外向内朝着乔纳森的右侧猛踏过去,眼看着就要狠狠踩上乔纳森的脚;后者慌忙向后退了一步,而迪奥的脚却没有真的落下,而是随着乐手制造的断奏猛地挽了一个花样绕回了原来的位置,并且立即向后滑去做了一个下蹲。刚刚收回脚的乔纳森来不及变换步伐,只得跟着他蹲了下去;迪奥见状立即用小腿抵住了乔纳森的小腿,这样他便只能借助迪奥的托举才能重新站起来。乔纳森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然而这样做的话便确凿地证明了自己在这支舞中处于女方的地方,这让他觉得难堪;更让他为难的是,这时迪奥也恶作剧般地始终不肯发力。

 

乔纳森死死咬住下唇,犹豫了好几秒才在节奏强烈的音乐中用极轻的声音请求道:“帮我。”

 

“乐意效劳。”迪奥脸上的笑意张狂得毫无掩饰。他用力收回手臂,以一个揽入怀中的姿势将乔纳森拉了起来。这下他们离得非常近了:胸膛贴着胸膛,手臂缠着手臂,简直像是一对甜蜜的恋人。乔纳森的呼吸急促起来——一方面是因为体力的消耗,另一方面是因为他实在不习惯和迪奥离得这么近。慌乱而粗重的气声传到在迪奥的耳朵里,竟像是甜美的乐章,比周围回响着的节奏还要令他热血沸腾。他瞧着乔纳森被汗水打湿的前发,故意将脸颊贴得更近了一些。

 

“呃,迪奥——”

 

乔纳森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迪奥就突然附身过来,压得他不得不向后仰去,一条腿下意识地扣住了迪奥的腿,手则慌张地圈住了他的脖子。迪奥看着他露出的修长脖颈,柔软的要害在灯光映照下显得苍白又毫无防备,他猛然产生了一种想要狠狠咬上去的冲动。他甚至能看到鲜血从齿痕里流出来,仿佛一条鲜红的涓涓河流,沿着肌肤的纹理四下散开,将这个人染成脏污的颜色。

 

停顿只持续了几秒,等到乔纳森重新找到重心站直身子的时候,眼前却陡然出现了一片阴影;他还没能意识到即将发生的是什么,嘴唇就被什么灼热而柔软的东西用力堵上了。

 

这个来自他兄弟的亲吻来得实在太令人震惊,使得乔纳森一瞬间大脑空白;他呆呆地被推挤着向后急速退了几步,接着背脊狠狠地撞在墙上,这才让他从僵硬中回过神来,开始拼命地想要推开迪奥。然而不知道是因为激烈的舞蹈消耗了他的体力,还是因为迪奥确实力气不小,他无论如何都没办法从有力的禁锢里挣脱出来,只能眼睁睁任由对方的舌尖慢慢侵入自己的口腔。

 

他的脑海里出现了一条蛇,金色的鳞片和金色的蛇眼,吐着猩红的信子,正一点点舔舐着他的嘴唇、舌底、牙根,所到之处留下致命的毒液,让他每一个触碰过那信子的细胞都灼烧起来。

 

——啊,是蛇。

 

脑袋里的意识自言自语着。

 

——不,是迪奥。

 

——无论是哪个,这都不应该发生。

 

乔纳森捏着拳头,用尽全力朝着迪奥的脸颊打了过去。指节传来了撞击皮肉的触感,乔纳森这才感到自己被放开了,新鲜的空气重新涌进气管和肺叶里,因为太过突然而引起了强烈的呕吐感。迪奥用手指擦了擦嘴角的血,瞪着正低头干呕的乔纳森,后者因为接吻而变得湿润又粉红的嘴唇上同样沾了不少血迹,大约是被迪奥的牙齿磕破的。感受到迪奥的注视,乔纳森瞪了回来,嘴唇翕动着似乎要说什么,但怎么也找不出合适的措辞。反倒是罪魁祸首先开口了:

 

“你这个样子比较好看啊,JOJO。”

 

“迪奥——!!”乔纳森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戏弄,举起拳头想要再给眼前这个混蛋一下,然而迪奥却向转身重新走向大厅中心;依旧敬业地演奏着的乐手们早就发现了这边的骚动,这会儿正忍不住这边投来好奇的目光,这让乔纳森硬生生地中断了自己的动作。他明白这样的事情绝不能宣扬出去,否则必然会让乔斯达这个名字蒙羞;于是他只好站在那里,进退两难,手足无措。最后他选择了最令自己不齿却也是最可行有效的方法——他落荒而逃。

 

迪奥一动不动地盯着乔纳森匆匆离去的背影,一直攀附在唇边的微笑终于慢慢地消退而去。乐声还在继续,但已接近尾声,于是他依旧带着舞蹈的姿势空举着双手,一进一退,一进一退,哒,哒,哒,拍子精准,姿态优雅。最后他停住,右脚抬起再落下,鞋尖在地砖上发出一声轻响。手风琴戛然而止。

 

“Bravo。”他高高兴兴地喊了一声,好像是说给自己,又好像不是。

 

 

*Fin*

 

P.S. 作者没跳过探戈。作者没跳过探戈。重要的事情说两边【严肃

 

再P.S. 其实探戈需要很大的默契,并且女步其实比男步更考验技巧,但是…………不管啦!【被揍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