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吃个火锅。(韩叶向/短篇完结)

×Written By 墨冉千汐

 

 

韩文清正在看手机上的天气预报,上头说今晚的最低温度有零下5度,这在南方城市来说已经算是相当冷的,待在室外的痛苦程度不亚于北方的零下十几度。就在这个时候手机震了一下,新信息弹出来,“叶修”两个字让韩文清的眉头稍微皱了一下。

 

“晚上出来吃饭。”

 

叶修这人发短信异常简洁,但标点符号都不带掉的,似乎是特意突出自己是陈述句,跟平日里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一比显得冷艳高贵了一截。但俗话说得好,冷艳高贵在韩文清面前是行不通的。——顺带一提,这俗话是不愿透露姓名的冯主席的肺腑之言。

 

“不去。”

 

“不贵,快来快来,你不是九点多的飞机吗?”

 

知道你还晚上叫我出门。韩文清懒得把这么长一句话打出来,索性就问了一句:

 

“几个人?”

 

“我。”叶修迅速回复,过了十几秒又一条:“没了。”

 

韩文清叹了一口气。

 

一个多小时以后,韩文清和叶修两个人在某家正宗重庆火锅店里坐定。韩文清看着叶修一边喊着“好热好热”一边把裹得厚厚的围巾手套外套扒拉下来,整个人从之前全副武装到双胞胎弟弟都认不出来的样子恢复到他常见的状态来了:微微驼背,一副睡不醒的样子,下巴似乎瘦了些,没有之前看起来那么虚胖。

 

“你搞什么,这么怕冷?”韩文清差点儿就要嘲笑他肾虚了,但叶修抢先一步截了他的话头:

 

“哎哎哎服务员,点菜点菜!”

 

韩文清只好低头喝水——他本想板着一张脸不说话,这是他无事可做时的惯常状态;然而那样会搞得服务员都不敢朝他们这桌靠近,他也不明白为什么。某一次吃饭的时候叶修提醒他说“老韩你干点儿别的事情不要发呆”,他才晓得自己是他们点不上菜的罪魁祸首,此后他就很少参加聚餐。但现在——不提这事儿。

 

“你们要什么锅底?”

 

“鸳鸯锅吧?我不吃辣的。”西湖边长大的叶修问道。

 

“我也不吃辣。”沿海城市土著韩文清回答。

 

“……那我们为什么要来吃火锅?”

 

“你说的。”

 

叶修在心里给了自己一个耳刮子。他哪里有想那么多,只是因为陈果说有张多出来的团购券,他才随口就把韩文清约到了这里,没想到他们两个竟都不是吃火锅的人。韩文清一脸严肃地说要清汤锅的时候,点菜员小妹的白眼翻得简直就跟两锅白汤似的,叶修看见了也不觉得不好意思,等她离开以后反倒咧开嘴笑起来。

 

“你笑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叶修摆摆手,脸上还挂着笑,低头在口袋里摸索了一阵又抬起头来,“你有没有打火机?”

 

“不抽烟。”

 

“那店里肯定有,他们要点火的。”叶修在座位上东张西望了一下,也不知道冲着什么方向抬手叫道“服务员——”,结果被韩文清拽了一下。叶修带着一脸“你干嘛”的疑惑眼神望回来,只看见韩文清指了指旁边的柱子上贴的标志:禁止吸烟。

 

“……唉,这是剥夺烟民的合法权利。”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双手抱臂往椅子上一靠:“你还要合法权利?你这是要剥夺别人拒绝吸二手烟的权利。”

 

“老韩你别笑,蛮恐怖的。”叶修啧啧了两声摇摇头,天知道他是从哪里看出来韩文清脸上有笑容的。火锅店的生意很好,这个时候又正是吃饭的高峰期,他们点的锅虽然先上了,但菜却迟迟不来,于是两个人只好干坐着唠嗑。说是唠嗑,韩文清本人并不多话,所以大多数时候是叶修起的话头,这让他觉得自己像黄少天。

 

实际上,在韩文清面前,叶修总是变得像黄少天。

 

“你几点出发去机场?”

 

“八点。”

 

“那时间有点儿紧。哎老韩,为什么不多待两天,我还能尽尽地主之谊带你到处转转。”

 

“去哪个副本?”

 

“……人艰不拆。说起来你这是第几次来杭州来着?”

 

“不知道,我觉得你记得比我清楚。”

 

“我去你这话说的。来杭州这么几次你都干嘛了?”

 

“在赛场上揍你。”

 

“滚,你TM揍赢我几次啊?我说除了比赛之外。”

 

“在游戏里揍你。”

 

“……………………………………你几点出发去机场?”

 

不一会儿火锅煮得滚开,锅里咕嘟咕嘟直响,升起的水汽让韩文清和叶修都看不清对方什么表情。这个时候他们的菜总算是姗姗来迟,叶修兴致勃勃地东挑西拣地往锅里丢菜,那神情专注得不像是在下火锅倒像是在下副本。

 

韩文清有点吃惊:“我以为你不怎么研究火锅?”

 

“是不怎么研究啊,”叶修又倒了一盘大白菜下去,这才停下手开始等锅重新煮开,“我随便放的,火锅嘛,又吃不死人。”

 

“……”韩文清觉得开口问他的自己简直就是傻逼。

 

火锅开一次再煮沸就很快,哪怕是叶修丢了那么大一堆生的熟的乱七八糟的菜下去,没过几分钟也可以下筷子了。叶修也不含糊,招呼了一声“老韩你吃你吃”,就开始埋头往自己的碗里夹东西,一筷子素菜三筷子肉,让韩文清忍不住推测他前几顿是不是都用泡面对付的。论饭量,北方人韩文清无疑是大于南方人叶修的,但不知为何眼下他的心思并不怎么放在吃饭上,反倒时不时往叶修那里瞥一眼,好像对方比火锅更有意思一样。但叶修像是铁了心跟火锅决一死战,整个吃饭的期间都没怎么跟韩文清说话,只是中途抬起头来问他要不要啤酒。

 

韩文清蹙眉。酒喝多了会手抖,叶修不是不知道;更何况叶修那个破酒量,以前从不怎么主动提起喝酒的事情,今天居然一反常态,真让人觉得可疑。但叶修看起来完全不是在征询韩文清的意见,没等他回答就招呼服务员要了一瓶啤酒。他把酒瓶顿在韩文清面前的桌上,微笑着说道:

 

“来一杯总没问题嘛。”

 

“……只要你没问题。”韩文清接过酒瓶,给自己斟了一杯,然后伸出胳膊给叶修也斟了一杯。叶修盯着杯口浮起得快要溢出来的白色泡沫看了几秒钟,然后拿起杯子,越过火锅上方白蒙蒙水汽跟韩文清碰了一下杯。

 

“敬我的手下败将——”

 

韩文清差点儿踢了他一脚,但忍住了,和对方一起仰头喝干了杯子的酒。冷的液体流过被火锅烫暖的胃的感觉相当不舒服,韩文清朝叶修那儿瞅了一眼,后者倒像个没事儿人似的,继续扒拉着自己碗里的菜,再没多看韩文清一眼。

 

一顿火锅在极其古怪的气氛中结束了。付完帐之后叶修开始慢吞吞地把之前脱下来的装备一件一件裹回自己身上,韩文清很有耐心地在一边等着,觉得他这个样子格外滑稽,甚至想到他穿成这样坐在电脑前打荣耀的样子。叶修回头看到韩文清的脸愣了一下:

 

“老韩你又笑什么?”

 

“我笑了吗?”

 

“笑了。”

 

“哦,”韩文清耸了耸肩,“我不知道。”

 

两个人一起走出火锅店,站在门口停住,稍微交换了一下眼神,便很有默契地一同朝火锅店旁的一条通往车站的小路走去。起先路边还有几盏路灯,在光线中韩文清能看见叶修百无聊赖的表情,觉得他下一秒就要打起呵欠来。走了几步以后两旁的灯便全是坏的,道路陷入一段谁也看不见谁的黑暗里,使得两个人都不禁放慢了脚步,省得踩到水沟里去。一阵寒风刮过,叶修“咝”地吸了一口气,整个人冷得索瑟了一下,然后往韩文清这边靠近了些。

 

“卧槽,老韩你不冷吗?”

 

“还好。”

 

“啧,真是大漠孤烟。”

 

“跟大漠孤烟有什么关系?”

 

叶修不说话,只是吸了吸鼻子。韩文清盯着他被围巾遮了一半的侧脸,突然伸出手把他的肩膀揽过来,两个人这下紧紧地贴在了一起,然而黑暗中没有人能注意到他们。叶修对此没什么反应,只是转过脸来看着韩文清——这一转就没转回去,因为韩文清趁着这个机会突然一下凑近了,敏捷得让荣耀第一战术大师还没有反应过来嘴唇就被堵上了。

 

这条小路虽然人烟稀少,但也不是完全不会有人经过。如果这时又任何一个人要穿过这条路去车站,并且仔细地注意着路上的事物,就能看见两个靠在一起的人影,稍微高一些的那个搂住另一个亲吻着,间或有极轻的喘息声从他们的唇齿间泄露出来。过了一会儿他们分开了,却又一动不动地盯着对方不说话。

 

“……下次你想接吻的时候,不要吃火锅行吗?”

 

“你少说一句话不会死的。”

 

叶修白了韩文清一眼,转个方向走到大路边,伸出手喊了一句:“出租车——!”

 

这次韩文清觉得自己是真笑了。

 

*Fin*

评论(6)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