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队里那个叫乔一帆的孩子,总让我想起以前的小喻。他们都是那种孩子,乖巧,不爱说话,总是恭恭敬敬地叫着前辈前辈,可你一旦不留神儿——哎呀,他们已经走得那么远,都跑到你前头去啦。” 

“那你会生气吗?” 

“哪能呢,怎么会有老狮子对自己的小狮子生气的?” 

“你放得下?” 

“没有什么放得下放不下的,打不过就放下了呗。” 

“可你怎么还是回来了呢?” 

魏琛这时候才笑了一下。 

“………我再老,毕竟还是头狮子嘛。”


评论(4)
热度(30)